地址:中國江蘇省南京市北京西路5號
 

電話:0086 25 83310555   傳真:0086 25 83304526  郵箱:[email protected]
備案號:蘇ICP備05076352號  技術支持:中企動力 南京

0809nba火箭vs步行者:
重返西非市場 重振中江雄風

火箭vs开拓者视频直播 www.xisnu.club   毛里求斯公司副總經理 殷國華

  從前,一位法國航海家到達西非海岸,他上岸后問一當地的婦女:“這是什么地方?”那位婦女不懂法語,用土語說了聲“幾內亞”,表明自己是婦女。航海家誤認為是地名,幾內亞這個國名就在世界上傳開了。近年來,中江人在這個傳奇的國度,演繹了一個又一個創業傳奇故事。

埃博拉疫情期間工地門口清掃消毒

  西部非洲是世界上最貧困的地區之一,幾內亞是西非最貧困的國家。同時,幾內亞也是西非資源最豐富的國家,鋁礦儲量占世界總儲量的三分之一。所以,幾內亞又是一個充滿商機希望的地方。上世紀八十年代,中江公司就在幾內亞設立辦事處,成功實施了房建、供水、造船等十多個承包及經援項目,贏得了良好的市場聲譽。本世紀初,隨著當地局勢的惡化及人事變更,中江在幾業務停滯不前,不得已撤離了該區域。近年來,幾政局趨于平穩,世界許多跨國集團為爭奪這里豐富的資源,蜂擁而至,幾基礎設施特別是房建市場一時火爆異常。

幾內亞建設部副部長、旅游部部長在項目現場與我司員工合影

  中江毛里求斯公司敏銳地捕捉到這一商機,經過一年時間的跟蹤,贏得法國Inaugure集團在幾內亞一個Chain Hotel四星級酒店項目投標機會,從此開始了一波三折重返幾內亞市場的新征程。

  “還鄉團長”的亞非軍團

  原有的市場退出易,重返難。此時的幾內亞基建市場猶如一塊肥肉,被世界眾多著名建筑商盯住,開始了你爭我奪。幾內亞市場雖然潛力巨大,但中江退出西非市場已十多年,市場行情早已物是人非;加之,西非是法語區,公司人員以英語為主,法語人才短缺。那么,誰來掛帥,帶什么人出征呢?

幾內亞總統孔戴出席Chain Hotel開業典禮

  我們一齊把目光投向了公司總經理、黨支部書記趙晨曦。大家知道,趙總除了精通英語,同時也具有較好的法語水平,上世紀九十年代還在貝寧、尼日利亞等國的項目上干過,算是中江的“老西非”。趙總微微一笑說:“去西非,對我來說,算是回故地,看來,這個‘還鄉團長’我當最合適了?!貝蠡鋃逄么笮ζ鵠?。老將出馬,一個頂仨,但一個光桿司令,這仗也打不成啊?!拔頤強梢宰槌閃瞎?”不知誰又冒了一句,大家又會心地大笑起來。這些年,我們公司聘用了一些毛里求斯當地的工程師、估價師、會計師和行政管理人員。他們從小就學習英、法雙語,多年來在我們公司工作,雙方之間建立了充分信任和相互依存的情結,他們早就是我們自己人了。

  我們組成了由趙總掛帥的國內骨干和幾名毛國員工的“先遣隊”,大家戲稱為“還鄉團長”帶領的“亞非軍團”,奔赴西非開拓市場。這些毛國員工不僅是法語翻譯,也是工程技術管理人員,由于公司領導對他們高度信任、放手使用,激發了他們的熱情和干勁,中外員工配合默契、并肩作戰,初戰告捷,2012年6月,成功中標了幾內亞首都科納克里Chain Hotel工程項目總承包施工。

  真假“中江國際”之爭

  正當我們成功進入了幾內亞市場,高呼“中江國際又回來了!”的時候,卻遭到當頭一棒?!霸趺從擲戳艘桓鮒薪?這里不是有中江國際了嗎!”使館和幾內亞政府相關部門的官員,對我們紛紛提出質疑。我們既感到尷尬,又如一頭霧水。

竣工的幾內亞Chain Hotel

  原來,在上世紀末,跟隨中江公司到幾內亞來執行項目分包任務的一個江蘇地方企業,在中江撤出時,仍然在幾內亞繼續發展。是他們有意沿用我們的名稱?還是外界誤認為他們就是中江國際?或是中江人最后撤離時把公司移交他們?經請示集團公司領導,查詢了原來在幾內亞工作的當事人都無法說清情況。原來幾內亞公司(辦事處)注冊否?撤消否?注冊資料移交否?等等。有的說從未注冊過,有的說注冊了并已注銷了,還有說可能注冊文件資料撤離時留在幾內亞什么房子里面。總之,一切的答復都是含糊其詞,誰也沒有責任,也沒有誰能配合我們,只能靠自己了。趙總帶著我費盡周折在幾內亞注冊部門終于查出,“中國江蘇國際經濟技術合作公司”以前已經正式在幾內亞注冊過,并依然未注銷,但這個公司被人有意無意地冒用了。十多年過去了,假李逵被人認成了真李逵,真李逵倒被人認為是假李逵。這冤屈找誰說去?但現在我們再注冊中江國際公司肯定也是不行的了。怎么辦?我們進入幾內亞時是以中江國際集團公司的名義中標的。業主那里沒法交代,不登記注冊屬非法經營又是不行的。我們加強與幾內亞注冊部門協調溝通,達成以“中國江蘇國際幾內亞有限公司”為新公司名稱,2012年8月1日正式注冊,既保證中江國際集團公司的資料可以沿用,也得到業主的認可。這真是前人栽樹,后人乘涼;前人挖坑,后人掉井。幸好,我們用盡九牛二虎之力爬出來了。

  雖然僅是一個酒店項目,但它是中江重返西非的第一個立足地。真假中江國際之爭告誡我們,“決不能打一槍就走”,必須堅守陣地、長期作戰。公司決定將幾內亞酒店項目部與原幾內亞辦事處合二為一,并由我全面負責組織實施該項目兼任辦事處主任,抽調老項目經理韓培華任現場施工經理,配齊配強一批管理技術骨干。2012年9月中旬,該項目正式開工,標志著我們打響了重返西非市場的“第一槍”!

  勇斗“埃博拉”狂魔

  天有不測風云。2014年初,有史以來最兇險的埃博拉疫情在幾內亞爆發且迅速傳播,短短幾天就導致近百人被感染死亡,到4月份已經造成了2000多人感染死亡。一時間,世人談“?!鄙?。

  疫情發生時,我們的酒店項目當時正處于結構施工高潮,項目工地有中國工人50多名,當地工人近200人。項目的法國業主、歐洲監理團隊匆忙跑路,當地工人停工,中國工人隊伍也是人心惶惶,幾乎個個都鬧著要回國。

  是撤?是留?撤,必然延誤工期,好不容易拿到的陣地可能得而復失;留,確實存在著不小的風險。

  危急關頭,趙總帶隊飛赴疫區,了解埃博拉疫情,現場決策解決難題。非常時期,黨支部發揮“一線戰斗堡壘”作用,成立了以支部委員和項目部管理人員為主的應急處置小組,積極聯系、依靠中國專家醫療隊,獲得最新、最全的防控知識進行宣傳,搶購衛生消毒用品和防護用品;嚴格分離生活區和作業區,對工地現場四周封閉隔離;盡可能地改善伙食增加營養,做好員工的思想工作等等。大家情緒逐漸平穩下來,在異常艱苦的條件下堅持生產。

  那段時間,我遠在國內的愛人正懷孕待產,但項目上太忙走不開,說好的回國日期一推再推。好不容易將各項工作理順,準備回國休假陪伴愛人時,埃博拉疫情突然爆發了,我毅然放棄回國,將虧欠留給了愛人和剛出生的兒子。我一手抓項目施工,一手抓衛生防疫,后來,干脆住到工人中間去,與工人同吃同住,短短數月整整消瘦了10斤,原本就瘦弱的身軀顯得更加單薄。

  在材料供應異常短缺,當地工人禁止上班的情況下,項目部在黨支部的帶領下,在絕對保證員工安全的前提下也保證了項目的順利實施。

  把勝利的旗幟插遍西非大地

  一年后,我們戰勝了困難,如期交付工程,贏得業主的贊嘆,創造了“中江奇?!?。

  業主現場代表以驚訝的口氣說簡直不相信我們干的如此之快。咨詢監理團隊對我們的進度和質量放心認可,項目經理二個月才來一次現場。幾建設部的官員到現場視察后稱,這樣的施工速度及施工質量是當地人沒法想象的。幾旅游部部長說,我們的建筑質量是最好的。中國駐幾內亞大使館和經商處也對我們的工作贊許有加。埃博拉期間,幾國際合作部部長說:幾內亞人民不會忘記,在困難時刻站在我們身邊的朋友。幾內亞總統孔戴及中國駐幾大使親自出席竣工典禮并發表講話稱贊中江的施工能力。

  在完成Chain酒店項目、獲得市場聲譽后,項目部年輕的團隊乘勝追擊,又相繼獲得了Niger大樓項目,ONOMO酒店項目等。2017年底把市場拓展到了另一個西非國家馬里,實施我國對外援助項目。目前,項目部正在積極拓展科特迪瓦等其他西非國家。我們相信,隨著中江品牌和信譽的逐步建立,中江國際在西非必將取得更大的發展。